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频道 〉 茶国地理 〉《当年中国茶叶进入英国时,也遭遇过的禁茶运动》
当年中国茶叶进入英国时,也遭遇过的禁茶运动
2019-05-07来源/百家号/郑在别处编辑/

 

  英国开始流行喝茶这事,早于十七世纪开始了。在欧洲,英国缺少一种称心如意的饮料,法国有香槟,意大利有葡萄酒,德国有啤酒,日不落帝国居然没有自己的日常饮料,这是说不过去的,而从东方来的茶,不但神秘,而且物以稀为贵,很容易引起贵族的重视,并且找到一个能与本土风貌结合的好理由:英国的水,更适合泡茶。

  但喝茶的习惯,也并非顺顺当当地被英国人们所接受。一个文化的输出,从来都不是一帆风顺的,即便如茶这么美好的东西。

  1744年,当时苏格兰与英格兰合并才三十多年,苏格兰大臣福布斯对苏格兰那些“英格兰化”的贵族以喝茶为乐的行为非常反感,不留情面的批评,说喝茶这事,既浪费金钱又浪费时间,还使人懦弱,不如喝啤酒。“宁喝啤酒不品茶”便是当时反茶运动的口号。

  在英格兰这方面,阿瑟·杨、乔纳斯·汉威等人也认为喝茶这事儿,真浪费时间,还有害健康,也费金钱,没准儿妨碍工业发展,因而发起了反茶运动。

  与福布斯同一时期的、卫理公会派教会创始人约翰·卫斯理(John Wesley,1703—1791)出场了,此公本是热衷于社会活动的人,在反茶运动中,他也是积极分子。

  卫斯理首先从自己的经验出发,认为茶对健康有害。他声称年轻时,吃过早饭后手经常颤抖,而停止喝茶之后便不治而愈,而有同样症状的人在“减少喝茶量、增加牛奶和白糖”后,症状都有所缓解。以此推论,茶不是好东西,对健康肯定有害。因此,他决定发起“禁茶运动”。

  卫斯理满脑子公益道德,他是这么想的:开导并拯救烦恼的人们,本是教士之职责,既然自己已知道了茶有弊害,就不能只是自己知道,还需要分享出来,必须保护民众不受其害。

  于是,他在1746年7月6日礼拜日这天,发表了“禁茶宣言”,倡议将戒茶而节约下来的钱捐献出来,用于救济贫民。据说有一百名会员对此表示赞成,纷纷表示从此不再喝茶,这一年到年底,一共救济了250个贫民,还不错哦。

  老郑认为,你卫斯理手颤,必定另有原因吧。与喝茶何干呢?当时英国工业革命期间,GDP发展非常迅速,伦敦周边的环境污染也很重,假如水源被污染,也可能造成手颤,而不喝水,或少喝水,自然也可能让症状缓解,至于一定要说成是喝茶的缘故导致,戒茶或减少喝茶量之后症状有所缓解,大概是心理作祟吧。

  好在,卫斯理逐渐意识到,将茶当作恶魔似乎是没有道理的。他在书信中透露,禁茶后实际上很痛苦,常常头疼失眠,还会引发失忆。

  第二年,他宣称遵从医嘱,停止了禁茶。

  在此后,他成为天底下最好喝茶的人,活到八十八岁。

  到了卫斯理晚年,卫理公会派的信徒人数已达十三万,伦敦也有许多传教士。这些传教士每个礼拜日都要聚集到教派创立人卫斯理的家中共进早餐,席间一定都会上茶。不仅如此,据说卫斯理还会亲自用自己特制的大茶壶,为传教士们斟茶。此举不仅意味着茶的解禁,还可说是带有鼓励的意思吧。

  卫斯理是重视经验和实践的人。从经验中判断茶有害,他便发起了禁茶运动。同样,一旦从经验中得知喝茶反倒有益,便转而提倡,乃至亲自斟茶。他的行为绝非矛盾。直到今日,卫理公会对于禁酒禁烟运动仍然极为热心,但禁茶运动已无人再提。

  18世纪下半叶,英国人养成了喝“下午茶”的习惯。爱喝茶的文人很多,包括诗人蒲柏、雪莱,散文家兰姆等。这为茶的普及带来了积极的影响。柯勒律治因吸食鸦片成为有名的瘾君子,同时也是好茶之人。文艺评论家哈滋里特是柯勒律治和兰姆的朋友,他将茶称赞为“智慧之水”。

  这个时期针对茶的利弊之辩还是非常激烈,但最终分出胜负,到处都开设了茶会,就连宾馆、剧场也都供应下午茶。由于生活方式大相径庭,茶叶虽然传到了欧洲,但是中国的饮茶氛围却无法原样炮制。只是饮茶时悠闲自在的心境,从根本上而言大概是共通的吧。 正如大文豪萨缪尔·约翰逊在《文学杂志》上,是这样赞美茶的:

  我的烧水壶总是热腾腾的。晚上品茶为乐,入夜则用茶解闷,清晨需借茶清醒……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茶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茶国地理